1. <acronym id="p2iu7"><strike id="p2iu7"><tt id="p2iu7"></tt></strike></acronym>

      <i id="p2iu7"></i>
      <u id="p2iu7"><sub id="p2iu7"><code id="p2iu7"></code></sub></u>

          企業動態

          湯臣倍健攜手知行計劃 用營養加強鄉村兒童免疫力防線

          2020-12-25

                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讓所有人都為“健康”繃緊神經。人們在滿足“吃好吃飽”的基礎上,開始追求科學營養幫助身體構建免疫力“防線”。但對鄉村兒童來說,這是剛需也是難題:由于營養健康課長期缺位和師資薄弱,鄉村兒童普遍缺乏必要營養知識和健康的飲食習慣。今年夏天,來自8所高校的121名大學生志愿者,加入湯臣倍健營養支教,奔赴全國7個省市,為疫情常態化下的鄉村兒童,帶來營養改善的“新力量”。 

          營養“失衡”的大山,迎來了新生力量

                大學生跟兒童青少年有著天然親近感,相比“嚴肅”的任課老師,他們在相處中就像“大朋友”,更善于用兒童的視角和他們樂于接受的溝通方式進行營養健康宣教,以“朋輩的力量”影響鄉村兒童的飲食選擇。因此,始于2013年的湯臣倍健營養支教今年攜手“中國大學生知行促進計劃”,結合社會實踐開展首個支持大學生開展營養健康主題支教的項目,讓大學生志愿者成為“橋梁”,以科學的營養知識為兒童健康引路。

                區別于傳統的文化課支教,參與營養支教的大學生團隊以營養健康常識為主線開展支教創意策劃,并通過課堂、夏令營等不拘一格的方式,讓鄉村兒童青少年在寓教于樂的互動體驗中掌握營養知識。除了帶來各種趣味營養知識科普,支教大學生還會開展飲食行為調研,從自身視角發現鄉村兒童營養現狀。

          拒絕垃圾食品,從一堂營養課開始

                華東理工大學研支團到達支教第一站——昆明市尋甸縣仁德四小時,發現校門口的小吃攤是學生健康的攔路虎,那里充斥著各種高油、高鹽、高糖等不健康的零食……“有什么就吃什么”“喜歡吃什么就吃什么”是孩子們的日常。這種現象不僅發生在尋甸縣,參與今年營養支教的大學生團隊普遍感到,鄉村家庭和兒童對營養的意識遠低于城市家庭和兒童,而要改變這一現象著實不易。

                在調查了當地孩子們日常飲食習慣后,華東理工大學研支團設計了一堂揭露食品秘密的營養課。志愿者們給孩子們現場變“魔法”:水加上香精,著色劑,增稠劑,搖身一變,變成一杯杯色彩鮮艷、味道香甜的“飲料”……孩子們第一次知道這些好吃好喝的零食飲料背后真相,紛紛表態再也不吃這些不健康的食品。

                大學生志愿者的任務是用科學營養的知識,幫助鄉村兒童在“喜歡吃”和“應該吃”之間做出健康的選擇。河北工業大學星河載夢支教團特別開設了“健康之星”課堂,通過故事分享、膳食寶塔拼圖、飲食搭配游戲等方式來讓孩子們養成良好的飲食習慣。 


          教學相長,小孩子變了,“大孩子”也變了

                改變的其實不止孩子們,大學生志愿者也在參與營養支教中完成了自我蛻變。為了保證營養支教的專業性,每個大學生團隊都要求至少有一位來自營養相關專業的學生和指導老師,此外組委會特地安排專業營養師作為青年導師為大學生進行專業營養培訓,協助他們策劃課程、調整課件,確保大學生傳播科學、正確的營養健康知識。

                來自湯臣倍健營養講師團隊的青年導師陳詩怡正是其中一位“把關者”。在她看來,營養支教為鄉村兒童大學生和支教大學生帶來的是積極正面的雙向改變。“大學需要先主動擴充自身營養健康知識儲備,才能更好地輸出正確的營養知識,同時還要根據當地情況與導師探討課程內容設計,做到深入淺出,為他人科普的同時,對自身的營養素養和綜合能力也是一種提升和建設。”

          營養改善任重道遠,還需多方聯動

                2011年起,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直擊農村義務教育學生就餐問題。云南尋甸仁德一小張慧芳老師參與該計劃六年,通過對比六年級學生的體檢報告發現,實施計劃后當地兒童身高普遍增長0.5厘米,女學生的改變尤其明顯。營養餐讓許多鄉村兒童在學校實現吃得上、吃得飽、吃得好,但建立正確的營養觀對孩子健康改善的影響也至關重要。在張慧芳老師看來,營養支教志愿者的到來填補當地營養相關培訓的一部分空白,因為當地“太缺這種營養相關的科普”。

                鄉村教育的真正改善和發展,光靠大學生志愿者還遠遠不夠。南京大學南悅鄉村支教團的徐聰在江蘇沭陽縣作兒童飲食調研時,無意間與學校附近小賣部老板的談話,讓他陷入更深層次的思考。“我問為什么售賣的零食都是這種便宜的零食,老板說貴一點的學生零花錢不夠。”貪吃的天性會讓孩子對這種便宜又不健康的零食充滿渴望,“要想改進鄉村孩子的營養狀況,光靠理論教育是遠遠不夠的”,在他看來,解決問題還需家庭、學校、社會聯動和國家政策倡導,共同改善兒童所處的食物環境。

                2020年,全國832個貧困縣實現全部“清零”,而要持續鞏固脫貧成果,還需要政府、公益組織、企業等“抱團”合作,持續發力教育扶貧和健康扶貧。后脫貧時代的“造血式”健康扶貧,就像啟動一個長期、可持續的公益鏈條,多方的參與才能幫助鄉村兒童筑起足夠強健的未來。

          怎样练好肌肉